×关闭

法律服务业抢占自贸区蓝海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马喜生 黄少宏 郜小平  

  • |
  • 分享
  • |
  • |
  • 下载
  • |
  • 打印
  • |
  • 放大字体
  • |
  • 缩小字体

“法律服务的自贸区机会来了。”

在广东自贸试验区三大片区建设实施方案陆续发布之后,法律界人士无不关注到自贸试验区放开 “闸门”后给法律服务带来的新机遇。9月1日下午,香港驻粤经贸办在广州发布了《2015年在粤香港服务业企业名册》,其中就不乏瞄准自贸区机遇而来的律所。事实上,被自贸区的美好前景吸引来的,还有全广州市首家粤港联营律所。而新近公布的南沙自贸片区建设实施方案则提出,未来将建设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广州金融仲裁院南沙分院、广州知识产权仲裁院南沙分院等3家仲裁机构。

在专业人士看来,自贸区的建设带动了法律服务升温。作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试验田”,自贸试验区是对外开放的重大平台,需要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法律服务成为热点自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将在南沙试水“互联网+仲裁”

放眼全球,世界公认的城市群,均因海而生,兴港而荣。在大珠三角城市群中,广州南沙新区区位优势独一无二。

随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正式实施,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重要发祥地的广州,计划在今后3年搭建起广州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规划。

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应运而生,填补广州没有专门海事仲裁机构空白。广州之外,上海国际航运仲裁院已经在2009年5月正式揭牌。2012年,东南国际航运仲裁院(厦门)和大连国际航运仲裁院先后成立。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海事仲裁总会设在北京,在上海、深圳等地设有分会,只在广州设立了办事处。

在《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广州南沙新区片区建设实施方案》规划中,组建中的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要完善国际仲裁、商事调解机制,及时、独立、公正地解决与航运、物流、金融、结算、保险、融资等相关的国际商事纠纷,提高广州解决国际商事争端的公信力,营造良好的法治化营商环境。

商业纠纷实行仲裁的好处之一是程序简便、方式灵活。从国际经验来看,国际海商事纠纷,有九成依靠仲裁解决。

“广州要成为国际航运中心,必须要先成为航运仲裁中心。从长远角度来看,如果海事仲裁欠发达势必给广州的国际航运业带来‘短板效应’”。广州仲裁委员会主任陈忠谦说。

据参与组建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的内部人士透露,今年11月初,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将挂牌运营。目前该仲裁院建设已经进入到后期装修阶段,为了适应互联网时代下的仲裁新要求,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仲裁庭将与国际接轨,试水“互联网+仲裁”。因此,仲裁院内大量配备了互联网远程设备,硬件建设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在软件上,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选用的仲裁规则、人员、语言、裁决形式等采取开放态度,参照伦敦、新加坡、香港等国际航运中心的先进做法,提供了多种“仲裁套餐”供当事人进行多样化选择。

当事人可选用港澳仲裁规则

南沙组建中的三个仲裁院,仲裁机制设置眼光超前。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陈东认为,南沙三个仲裁院含着“仲裁机制创新”金钥匙出生。

三个仲裁院的机制创新体现在哪些方面?从机构构成要素来看,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由跟海运相关的广州港务局、南沙关税区、广州仲裁委、香港和澳门国际仲裁中心等5家单位一同构建。

从决策和监督的制约上看,仲裁院内设有理事会、监事会,理事会行使决策权,监事会行使监督权,仲裁员行使仲裁权,三权相互独立。仲裁员独立办案,民主投票,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确定裁决意见。

从仲裁规则使用上看,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的规则是采取联合国贸易委员会作为蓝本,吸收伦敦、新加坡、香港、澳门的仲裁规则,形成了自己的仲裁规则。当事人仲裁时,可以自由指定适用哪一个规则。

当前国际海事纠纷的当事人基本都来自不同国家,选择哪个仲裁院进行仲裁,主要取决于该仲裁院的国际声誉和提供的适用法系是否成熟。

去年,南沙国际仲裁中心发布《三大仲裁庭审模式流程指引》,仲裁当事人可根据自身的需要,选用三种不同法律体系地区的裁决书,达到去香港、澳门、内地仲裁机构仲裁同样的效果。

三种法律体系中,内地(社会主义法系)仲裁规则是仲裁庭处主导地位,仲裁庭对各个环节的程序把控程度较大,既有当事人双方的辩论阶段,也有仲裁庭的事实调查阶段。

香港(英美法系)仲裁规则由当事人主导仲裁程序的发动、继续和发展,仲裁庭处于中立的裁判者地位,整个庭审过程主要由律师来主宰,仲裁庭做判断。

澳门(大陆法系)仲裁规则是仲裁庭审不再由律师主导,而是由仲裁庭控制和主导整个过程。

由于社会主义法系、英美法系、大陆法系三种法系基本涵盖了当前世界上所有的海事仲裁规则,因此当事人在南沙可以找到适用的国际仲裁模式进行仲裁。

也就是说,涉外案件当事人可以选择自己熟悉的语言和庭审模式进行仲裁。如果当事人更熟悉英美法系,可以选择香港的仲裁规则。依此类推,有着地缘优势的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提供的服务与世界接轨。

陈忠谦介绍,当事人有自由选择自己熟悉的法系的机会,适用哪一个法系仲裁要由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如果不一致,双方可以进行辩论。若是辩论没有达成一致,仲裁员才根据最密切联系原则,选择最适用的法律。

“南沙国际仲裁中心引入港澳庭审模式,涉外案件当事人可以选择自己熟悉的语言和庭审模式进行仲裁。”在港澳法律专业人士看来,当事人如果更熟悉香港法律,就可以选择香港的仲裁规则,“多了一个选择”。

可资对照的是,广州南沙区法院于今年首次让港澳籍陪审员坐堂审案,开了全国先河。“以后应当继续坚持和深化港澳籍人民陪审员制度,消除港澳同胞对内地司法的陌生感和由此产生的误解偏见,增强对内地司法制度的信心。”审判结束后,旁听的港澳籍政协委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选择多样化的背后是与世界接轨的努力,更为广州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提供了一个有力的注脚。

“自贸区制度创新需法律保障先行。”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高级合伙人邓培启表示,广东提出把自贸区建设作为今年改革开放的“头号工程”,要求积极探索建立与国际接轨的高水平投资贸易规则,营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把自贸区建设成为对外开放的重大平台。法律制度的创新将给这种对外开放提供支撑,让投资者更加放心。

陈东也认为,即将挂牌的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为当事人提供世界上三大法系的仲裁规则和专业仲裁人员,是一种极大的创新,这种做法有助于增加广州营造法治化市场化国际化营商环境。

首尝粤港律所联营

伴随着自贸区热度的提升,律师事务所也将眼光瞄准了南沙。

在广东华勋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靓华看来,自贸区的建设使法律服务进一步升温,很多进驻自贸区的行业、企业、产业,很大一个特点是国际化、法治化。“美国律师为什么能在全世界做业务?就因为美国的公司遍布全世界,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有很多优秀的公司和企业,在这个前提下,律师的服务必须要跟上去。”

在法律服务方面,中外律师合作前景看好,在上海自贸区,国内规模较大的律所与港澳、国外律所合作已经实现。律师行业的开放令人期待。

事实上,国内律所与港澳律所的合作也已在南沙展开。

今年7月,广州首家粤港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国信信扬麦家荣(南沙)联营律师事务所在南沙大酒店挂牌成立。虽然粤港澳律师业界的合作并非首次,然而“合伙联营”在南沙却是第一次。对于粤港澳的律师来说,这项创新称得上是法制建设过程中的重大创举,打通了内地与港澳台、国外法律服务衔接上的障碍。他们将为企业提供一站式的涉及内地、港澳法律服务,业务范围包括境内外投融资、自贸试验区综合法律服务和海外商账追收三大板块。

作为全国首批 10家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之一,本次合伙联营的广州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与香港麦家荣律师事务所有何过人之处?南沙区司法局有关负责人解释称,广东省司法厅发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律师事务所与内地律师事务所在广东省实行合伙联营试行办法》为联营律所设置了极高的门槛,内地律所必须有30名以上的执业律师、成立5年以上、至少在广东省设有分所。在此条件之上,广东省司法厅还进行了严格的筛选,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是广东省乃至全国综合实力名列前茅的大型律师事务所之一,成立十几年来已形成证券法律服务等方面的专业品牌。

在港澳方面,考虑到香港、澳门本土律师事务所以中小型律师事务所为主的现实,对参与试点的港澳律师事务所条件另有规定,首先是律所服务经营需满5年,有10名以上执业律师且合伙人或者负责人须是在香港、澳门注册的执业律师。

“这个门槛也并不容易实现,港澳律所还是以小型为主。”麦家荣表示,为进一步吸引港澳中小型律师事务所参与联营,《试行办法》规定参与联营的香港、澳门律师事务所为两家以上律师事务所的,只要求至少一家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达到10名以上,其他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达到5人以上即可。

在国信信扬麦家荣(南沙)联营律师事务所管委会联席主任郭锦凯律师看来,联营合伙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这有点像30年前的中外合资企业,前景一定会越来越好。他说,这种新的组织形式有助于改变当前合伙中“共同出资、共担风险但不共同经营”的问题,让律所不断提升服务水平参与国际竞争。

郭锦凯表示,与境外律所在境内设置分支机构以及境内外律所合同型合作不同,律所联营是一种特殊的普通合伙,是一个法人组织,可以独立运作,且可以通过香港、澳门聘请海外律师派驻到联营律所,这样来自世界各地的律师就可以实现多法域执业,也就是说,他们可以为企业在大陆、香港、澳门乃至欧美、日韩等地区提供法律服务,更有利于企业“走出去”和“请进来”。

国信信扬麦家荣(南沙)联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刘庆伟也表示,目前他们专注于企业投融资、并购等方面的法律服务,而这种新的组织形式更紧密,律师之间的合作将更便利、高效,可以更好服务企业,并有助于节省成本。

3个仲裁(分)院拟组建

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

完善国际仲裁、商事调解机制,及时、独立、公正地解决与航运、物流、金融、结算、保险、融资等相关的国际商事纠纷。

广州金融仲裁院南沙分院

建立司法替代性解决机制,根据《金融仲裁规则》开展金融借贷、金融结算、金融票据、金融租赁等方面的法律咨询和商事仲裁活动。

广州知识产权仲裁院南沙分院

在自贸试验区内开展知识产权调解与仲裁服务,研究知识产权仲裁与司法保护有效衔接机制,完善自贸试验区知识产权法治环境。

■专家建议

提高“仲裁公信力”

是南沙仲裁机构安身立命之本

在国内外仲裁机构的同类竞争下,南沙组建3个仲裁院同时面临着机遇和挑战,南沙仲载院要突出重围,提高仲裁公信力是不二法门。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陈东认为,南沙处于国家新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和自贸区建设的多重机遇叠加的中心节点,组建广州国际航运仲裁院、广州金融仲裁院南沙分院、广州知识产权仲裁院南沙分院等3个仲裁院正当其时,南沙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

当下,中国的执政理念正朝着“小政府、大社会”转变,这意味着“小诉讼、大仲裁”,减轻法官的负担是未来的趋势之一。南沙国际仲裁中心仲裁理念超前,对仲裁机制有很大创新,未来这些机制也将运用到新组建的3个仲裁院中去;这既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也符合南沙的发展方向。

同时,南沙3个仲裁院面临的挑战也很明显,主要表现在与国内外仲裁机构之间的竞争。在未来一段时期,南沙3个仲裁院还难与国际上历史悠久、美誉度高的仲裁机构形成“短兵相接”竞争。

以国际海事仲裁为例,英国伦敦国际仲裁院是国际仲裁界的“百年老店”,有着先进的仲裁理念和一流的国际声誉,是当事人首选的仲裁机构。

除此之外,瑞典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也是海事仲裁的理想机构。而南沙仲裁机构刚刚起步,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此外,南沙3个仲裁院还面临着来自互联网的挑战。当下,互联网技术革命给仲裁形式和程序提出了新要求,南沙的仲裁机构要体现机制创新、要最大程度地方便当事人之间的纠纷解决,需要接入互联网仲裁技术。但是,使用互联网仲裁还需要慎重,特别要确保仲裁程序不违反现行法律和国际公约。

陈东建议,南沙3个仲裁院要切实服务于广州营商环境,还需要加大宣传力度,让越来越多的商人了解仲裁机制,让外界了解南沙的优势。同时,要密切留意中国仲裁法的修改动向,毕竟从1995年9月1日开始实施的这部法律已经运作了整整20年时间。

更为重要的是,南沙3个仲裁院必须将“仲裁公信力”当作安身立命之本对待。在这一点上,作为牵头单位的广州仲裁委员会一直做得相当不错。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要求,无疑给国内仲裁机构发展指明了方向。

因此,南沙3个仲裁院要把关仲裁质量,以理服人,同时不能忽视仲裁细节。比如,裁决书中的语言使用和“说理”的逻辑理路对案件实体裁决有很大影响;英文的裁决书,还会因标点符号位置不同或者单词用语稍有出入,而导致完全不同的理解。如果这些细节做得不好,也会影响仲裁公信力。

安全保障 - 网上纠错